首页 >民生法规

女大学生拒入传销投河溺亡警方称曾受到言语

2018-09-29 18:21:42 | 来源: 民生法规

女大学生拒入传销投河溺亡 警方称曾受到言语侮辱

拒入传销,女大学生林华蓉投河溺亡

警方称,投河前她曾受到传销成员言语侮辱;林华蓉系湖南某职业学院大二学生,被骗入传销组织25天

林华蓉生前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那条河叫直河。

直河边,没留下关于林华蓉的任何痕迹。13天前的8月4日,这位湖南长沙南方职业学院大二女生把最后的呼吸留在了这里。

外出打工,林华蓉被骗入传销组织。警方经调查后,还原的信息是:在投河前,她受到了传销组织成员言语上的侮辱。

遭受欺骗、胁迫、拘禁之后,林孝俊不知道女儿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只知道,林华蓉以命相抗。

林家的“灯”灭了。

在湖南武冈市湾头桥镇的一个小村里,曾有林华蓉的一方天地。

那是二楼的一个角落,有个一米高的小书架,上面放着林华蓉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。旁边,是她自己写下的一句话:学习是灯,努力是油,要想点燃,必须加油!

3000元和300元

林华蓉是7月11日离开家的,那天正是弟弟高中报名的日子。弟弟要到县里一所民办高中读书。

7月5日放暑假回家,在家的几天里,林华蓉不断接到一个大学同学的。她告诉奶奶,同学的亲戚在武汉开了家奶茶店,让她过去帮忙卖奶茶,一个月3000块钱,她想去。

今年10月,这个刚满20岁的大学生就要去海南一家医院实习,实习期间的来回路费、生活费要3000多元

女大学生拒入传销投河溺亡警方称曾受到言语

,去武汉打工挣的钱,刚好补上这笔花销。

林华蓉告诉年近七旬的奶奶,假如实习表现好,就能留下当护士。她在大学学的是护理专业。

奶奶建议她向父亲林孝俊要钱,但林华蓉没好意思开口,她低头嘀咕,不想给父亲增加负担了,“弟弟马上要读高中,爸爸正为学费发愁。”

父亲林孝俊在广东惠州打工,母亲也在外面打工谋生,已经六年没回家,与家人断了联系。

7月11日,帮弟弟报完名后,林华蓉就出发去了武汉。在奶奶的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,除了帮她买车票,又塞给她300元钱,“假如工作不行,就拿这钱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”

当天下午五点,林华蓉打来,告诉奶奶,大学同学已接到她了,武汉比老家武冈要热好多,语气很兴奋。

听到孙女已经到达武汉,奶奶很安心,“孙女有出息了。”

那几天,奶奶老是乐呵呵地到外面讲,孙女找到工作了,可以挣钱了,马上会到海南一家大医院当护士。

林华蓉的爷爷、奶奶不知道哭过多少次。

7次联系

第二天,父亲林孝俊知道女儿去武汉打工,隐隐不放心,他给林华蓉打,但无人接听。

“她不接,我就有不好的想法,她没有社会经验,我首先想到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。”

林孝俊依稀记得那条:前几天,一个叫李文星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组织,最后在河里淹死了。

林孝俊并不十分了解什么是传销,只听说,最近几年很多年轻人被骗到传销组织,被洗脑后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还骗自己的家人,“那时不是恐惧,是厌恶(传销)。”

好在过了半天,林华蓉回了,林孝俊问,“你怎么不接,是不是被传销的控制了?”

女儿解释说,同学介绍她到一家奶茶店工作。林孝俊要求同学接,女儿说,“我同学生气了,不接了。”

十天后,在东莞打工的姑姑林小莲接到林华蓉一个,这个让全家人稍微放松。她向姑姑描述,武汉的太阳很大、很热,她在一个流动的奶车里工作,主要在步行街流动卖奶茶。她还说太阳把她晒黑了,再回家,可能奶奶都认不出这个孙女了。

她还嘱咐姑姑,“不要太累了,要保重身体。”

“她说得有鼻子有眼儿,真的听不出任何破绽。”姑姑说。

最惦记的还是林孝俊,他清楚地记得,从7月12日到8月3日,他曾7次和女儿联系。分别是:7月12日、14日、29日、30日、8月1日、2日、3日。

每次联系,林华蓉都寥寥几句话应付。

从7月12日开始,林华蓉便没有和父亲语音聊天或者打了,经常是隔了一天或几天,才回复信息。林孝俊打过去,无人接听,隔了一到两天,文字回复,“没有接到”,或者“有空打”。

林孝俊觉得不正常,“女儿怎么变得那么陌生了?”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林华蓉每隔两三天,就会主动发信息和父亲聊天。

“8月初那几天,我已经非常怀疑她陷入传销组织了,很急,但我不确定她到底在哪里,也不敢轻易报案,就等着她什么时候要钱,再顺着线索找她。”

什么样的羞辱?

8月5日,奶奶在亲戚家串门聊天,接到村妇联主任的,问家里是不是有个在长沙读大学的孙女,叫林华蓉。

“她在湖北淹死了。”里的讯息很冰冷。

“城里怎么会淹死人呢?”奶奶还没问完这句话,就瘫坐在了地上,手拿不起了。

林孝俊和几个亲戚赶到,如他最初的猜测,女儿陷入了传销组织。

8月5日,林华蓉的遗体在出事地点几百米外被打捞上来,在水里浸泡了超过12小时,“已经不像样子了,脸已经浸泡得变了形。”

湖北钟祥警方在官方微博通报称,“8月4日上午9时许,许某某、郭某某和谢某某与林华蓉行至直河岸边,继续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,林华蓉情绪激动,跳入河中溺亡。”

林华蓉并没有在武汉,而是被那位同学拉到了湖北钟祥的一个传销窝点,据警方调查,该同学姓卿,是林华蓉的学长,在2016年因违反校纪,校方对其作了自动退学处理。

钟祥警方对媒体介绍,林华蓉被骗到传销窝点后,、钱、身份证就被没收。传销人员吃的菜都是派人前往附近的菜市场剩菜堆里捡来的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男女各住一个房间,门是反锁的,很难逃走。

林孝俊怀疑,7月12日以后女儿发给自己的,可能都是别人操作的。后经警方证实,林华蓉的确实被传销人员控制,给林孝俊的消息也是传销人员编发的。

8月6日,林华蓉的姑父黄元生也到了钟祥,“那是郊区的一个民房,两室两厅,70多平米,里面只有床,没有别的东西,里面住了十几个人。”

想到女儿生前被控制在这样一处简陋的房间里,林孝俊心里就刺痛,他说想象不到,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女儿,最后会待在这个地方。

姑父黄元生从警方得知,被骗到该窝点后,该组织让林华蓉交2800元钱,被林华蓉拒绝。之后,该组织一直要求林华蓉加入团伙,林华蓉坚决不从。

从该窝点附近的视频监控中,黄元生看到,8月4日早上,林华蓉被三人带出了窝点,“华蓉和一个人在前面走,有两个人跟在后面。”

警方对媒体还原:步行到距租住地约5公里的直河边,期间,林华蓉受到言语上的侮辱,最终跳河溺亡。

家人不知道林华蓉受到了怎样的羞辱。

事发现场,同行的两男一女都不会游泳,三人呼救并有一人跳入河中尝试施救,未果后离开。几名在岸边钓鱼者报警后,警方赶到现场将未走远的3人控制。

但林孝俊不接受这个说法,“她好好的,怎么会想到跳河呢?”

“那么大一个姑娘,现在成了一把灰,怎么面对呢?” 姑父黄元生说。

心里最疼的是林孝俊,他知道李文星的,但他没想到,这世间悲剧会如此相似。

奶奶说她理解孙女。“她怎么好开口跟我们要钱呢。”她知道家里不容易,最近一两年,林华蓉总是对奶奶说,“我长大了。”

林华蓉初中时获得的奖状。 新京报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