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民生教育

暴风CEO冯鑫牵扯上乐视危机带来了很大的

2018-11-24 17:28:56 | 来源: 民生教育

暴风CEO冯鑫:牵扯上乐视危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但压力能帮人看清问题本质

钛媒体注:在上周末的互联视频平台暴风集团内部年会上,暴风集团CEO冯鑫谈起了乐视危机为什么会波及到暴风的问题,表示大风吹不倒无事之人,在回顾创业经历时,他分享了自己再这一过程中承受的四大压力。

暴风集团在近期扯入了乐视危机的漩涡中,针对两个公司之间可能会有相似命运的传言越来越多,虽然暴风集团一直在否认,但是因为相似的业务布局、财务并表、股权质押等因素,暴风依然逃不出人们的争相预测。

有人说,人生最怕猪一样的队友。我觉得,还怕无法琢磨无法言喻的类同行,冯鑫说道,这场旋风直接刮到了我们,对我们周边的环境造成了非常多的压力,一开始以为和我们没关系,我们也没到有债主天天在公司门口搭帐篷,但是后来发现,今天的暴风和上市前的暴风不一样了,它真的比以前大了。有句古话说得好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苍蝇不盯无缝的蛋,风吹不倒无事之人。

暴风到今天为止,真的没有一个很强悍的业务。暴风以前是一个二流的视频平台,尽管暴风魔镜和暴风TV做得非常好,但到今天,还不是非常结实。冯鑫说,过去暴风在内控和管理上有不严谨的地方,当压力增大的时候,那些脆弱的地方,有漏洞的地方都有可能出事,可能过去一个合同签得不严谨,可能过去某个重要的资本方沟通得不顺畅,或者拿了别人的钱拿了一年没有理过别人。

暴风的市值从2015年369亿元人民币,缩水到7月18日停牌时的67.1亿元。暴风集团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冯鑫则认为,压力是帮你看清楚问题本质的影子,所以要珍惜压力。此外他也讲述了自己所经历的四次压力,在他看来中国互联三年一个大机会,五年一个巨头的机会。至于压力,平均2.5年会有一次,2.5年你会倒一次霉,超过三年就运气太好了。

第一次是2005年创业初期。冯鑫离开雅虎,跟别人约好一起准备创业,结果经历了合伙人几度出走,后来找周鸿祎、雷军帮忙,但都处处碰壁,最终酷热下载关闭。

第二次是在2008年前后。暴风影音陷身519断事件中,而在那场战役当中,他们没有抓住战略时机,没有融到钱,被对手远远甩在后面。

第三次是在2010年左右。刚刚递交完上市文件,被证监会告知暂停IPO。这五年时间意味着你不许融资,每年还要比去年盈利上涨,你也不能给新进的核心团队发股份,因为股份不能变更。在互联历史上,让一个公司不去融资,不去引进高管,每年还保证利润增长,交材料以后这样扛三到四年,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这样的公司。

第四次就是现在,中期业绩不尽如人意,二级市场股票市值巨幅缩水,还被乐视危机波及。

在冯鑫看来,当压力风暴来临时,只需做好两件事。第一件是安静的思考,要解决难题需要设什么条件,画哪条辅助线。第二件是把手头的事情做到最好,做到比平时都要好,或许你找不到最重要的事,但找个肯定不是没用的事尽力做好,哪怕只是给大家写封邮件。(钛媒体张霖综合报道)

以下是冯鑫在2017年暴风集团11周年年会上的发言:

压力走了以后你当时忘了看,你就愚蠢地度过了这场压力,所以我第一个对压力的分享是:压力是帮你看清楚问题本质的影子。第二件事情,倒是说为什么不能平平安安,老百姓经常讲一路平平安安才是福,是吧?

但实话说,你只要做几件事情试一试,我不相信有平平安安。我甚至对它的规律有一个描述。我觉得中国互联三年一个大机会,五年一个巨头的机会。至于压力,平均2.5年会有一次,2.5年你会倒一次霉,超过三年就运气太好了。其实压力和我们很熟络,我就借今天压力这堂课和大家回顾暴风11年历史里面关于压力的四件事情。

我第一次感受到压力,第一次知道它是压力是我创业(的时候)。大家看11周年是按照暴风成立的时间,2007年1月(计算的)。

我创业是2005年10月,所以我们年会是每年的十月份。我离开了雅虎创业,要做一个软件,这个软件的名字叫做酷热下载。这个产品在江湖上应该出现过。但是第一,我不用电脑的这件事大家应该知道吧?跟我一起干代码的人叫徐鸣(音),现在是猎豹公司的合伙人,他要和我一起创业的,然后不说什么原因了,不过已经是事实了,准备创业,结果第二天第三天这人不和我创业了,他含着眼泪和我说,抱歉老大,他说我家里有压力,没办法了。我说,祝福你。

我实话和各位说,我们在第二个月挣到钱以后,我还是拿出来5万还是10万给了他,感谢他出来之前的努力。然后我选了第二个人来和我出来创业,结果也没有跟我出来,因为也被周鸿祎留下了。周鸿祎说这人不能带走。这是第二件事。

我一开始创业,需要大概50万到80万,具体我忘了。我先找了一个人,被拦住了,我又找了周鸿祎,后来找了雷军,雷军对我是最善意的,说冯鑫这事儿我需要思考一下。我说:那要思考多长时间呢?他看了我一眼,说:这个不是很确定。我那天回家,沿着小花园走了一圈又一圈,想着思考的时间不确定,那我创业的时间是不是也不确定呢?我就跟他描述我没有钱,没有盈利,酷热下载那个产品后来也不允许做,然后我们创业了。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压力。

我们第二次压力,大概是2008年还是2009年,我想在座的有人知道吧?中国有次断,跟暴风有关,519(断事件)。但是大家知道吗,在519之前一年的时间,暴风经过最大的变动。暴风在那场战役当中,没有抓住战略时机,没有融到钱,与对手的实力突然拉大了非常之大,找不到出口,暴风原有的创业骨干团队年薪幅度,一开始第一张让我非常感动的照片里面,我能看到阿鸣,任峰这些兄弟们都在2008年、2009年相继离开。

大家可能不大有感觉。其实这种事一定会如实的,大概率情况下,所以我当时坐飞机往回飞,出了飞机场,张军接了我

暴风CEO冯鑫牵扯上乐视危机带来了很大的

,到了工信部开他们的紧急事件研讨会。我进门之前在楼下一路小跑,其实会议已经开始开了,是让你回来。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了,我就跑进会场。我进会场之前,真的吸了一口气,因为我觉得可能结束了,当时现场还在讨论。然后这个事就这么搞,搞到后来,我们进来的互联友商,其实别人只是偶然,可能不在乎你,其实后来我和他们也是好朋友。

猜你喜欢